请输入关键字:   您要找的是不是: 吃什么 佳品 麦片
百余位诺奖得主为何强烈谴责绿色和平“反转”行为?百余位诺奖得主为何强烈谴责绿色和平“反转”行为?
时间:2016-07-01 16:08:54 来源:食品安全参考 作者:洪广玉 关键词: 转基因
\
▲联署签名网站(http://supportprecisionagriculture.org/)7月1日上午最新截图,显示有110名诺奖得主参与,同时有1254名科学家及公众签名支持

  “我们强烈要求绿色和平及其拥护者重新审视全球农民及消费者使用经生物技术改良的作物及食物的经验,承认可靠的科学机构及监管机构的发现,并终止反对‘转基因生物’,尤其是反对‘黄金大米’的活动。”
  
  近日,100余名诺贝尔奖获得者发布了一封联名公开信(注:截至北京时间7月1日早上为110名人联名,目前健在的诺贝尔奖得主为296人),强烈要求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不再反对转基因生物。公开信指出,转基因农作物和食物哪怕不比通过其他方法生产的农作物和食物更加安全,至少也是与之同等安全的。黄金大米有潜力减轻或消除许多由维生素A缺乏症所引起的疾病和死亡,而绿色和平组织领导了对黄金大米的反对,这封信要求绿色和平停止对黄金大米的阻挠。

  联名阵容强大,体现科学共同体立场

  中科院遗传发育所高级工程师姜韬表示,参与联名信的科学家阵容很值得关注,这不仅是因为他们均为诺贝尔奖获得者,更重要的是他们代表了分子生物学领域全球最权威科学家的观点和态度。


\
▲联名公开信发起人之一理查德·罗伯茨(Richard Roberts)

  比如发起人之一的理查德·罗伯茨(Richard Roberts)是英国著名科学家,由于发现了基因是分裂而不连续的,他获得1939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其中的詹姆斯·沃森(James D. Watson)又被称为DNA之父,他因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发现之一DNA双螺旋结构获得1962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巴尔的摩 (D.Baltimore)是1975年的诺贝尔生理医学奖者,他发现了逆转录酶,从而对中心法则做了进一步完善;还有重组DNA分子的建立者,并对重组DNA的安全性提出了解决方案和原则的保罗·伯格(Paul Berg),他是 1980年诺贝尔奖获得者;还有动物克隆技术的最早实践者,英国剑桥大学的约翰·戈登(John B. Gurdon) 爵士,他是201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

  “他们对分子生物学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完全能代表科学共同体对转基因的基本态度。公开信的意见非常明确,就是针对绿色和平这样的极端组织对转基因的阻挠和干扰进行谴责和纠正。”姜韬表示。

  资深科学媒体人、现美国康奈尔大学传播学系博士生贾鹤鹏表示,上百位顶级科学家联名呼吁支持某个科学结论不常见,但也并非绝无仅有,比如6月29日美国就有几百名科学家联名写信给共和党控制的国会,要求国会承认气候变化的结论。但在转基因这个富有争议的事情(当然,气候变化在美国比转基因更有争议)上联名写信,而且指名道姓要求一个环保组织来停止行动,这是第一次。

  插播花絮:公开信让崔永元躺枪了!


\\
 
▲在崔永元的转基因调查视频里,出现了一位受访者,声称有135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认为转基因有问题……小崔也没问那个名单在哪!

  转基因成“必争之地”,科学家表态体现道义

  那么,科学家为什么要以联名公开信这种形式来表达立场呢?贾鹤鹏分析道,从科学家自身来说,首先是出于科学道义和尊严。反转行为,尤其是反对黄金大米这样的项目,确实已经影响到人类健康和环境的改善,科学家必须表态。

  中国协和医学院王晨光教授认为,公开信中有一句话非常重要,“要有多少穷人死去,我们才将这一行为视作‘反人类罪?”这句话虽然很委婉,但清晰表达出了科学家将反对黄金大米视为“反人类罪”。

  贾鹤鹏还表示,反对转基因如今成了反对现代性的标志性之一,是现代社会对主流科学结论的极大挑战,也就是说,转基因属于“必争之地”。需要注意到的是,签名的科学家中很多是物理、化学奖得主,与转基因并没有关系,但仍然踊跃签名,这表明科学界的这些领袖人物对此很忧虑。

  而从外部环境来说,由于反转基人士新一轮的造势,转基因舆论在西方,尤其是欧洲出现了倒退的现象。在很大程度上,通过政治途径扭转转基因舆论已经不起作用。在美国,转基因产业谈不上失败,但确实政府支持起到的作用在减弱,标识非转基因的越来越多。而在巴西、阿根廷等国国家,政治支持也没有让转基因产业化如期进展。在政治和民众理性都“指望不上”的时候,科学家有理由“抱团”站出来,捍卫自己的尊严。

  绿和为全球反转旗帜,极端行为广受非议

  该联名公开信特别要求绿色和平停止反对“黄金大米”的活动。姜韬表示,黄金大米是一个人道主义项目,它被科学家发明以后,原本在2012年就可以上市,但是由于绿色和平的阻挠一直未能推广上市。

  黄金大米不同于普通大米,它是通过转基因技术,使其内部富集了β-胡萝卜素,β-胡萝卜素是合成维生素A的材料,而维生素A对人体非常重要,缺乏它可能导致夜盲症、麻疹等疾病。维生素A缺乏者绝大部分生活在发展中国家,如果他们日常食用的大米中能够含有胡萝卜素,就可以有效解决这一问题。

  联名公开信中引用世界卫生组织的资料,估计全球有2.5亿人受维生素A缺乏症困扰,其中40%是发展中国家的5岁以下儿童。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数据,因为维生素A缺乏症削弱免疫系统,让婴儿和儿童身处巨大风险,每年有100~200万人死于维生素A缺乏症——这些死亡本是可以避免的。维生素A缺乏症也是致使儿童失明的首要病因,每年在全球影响着20-50万儿童,其中一半儿童在失明后12个月内去世。

  虽然黄金大米在问世以后就具有正面形象,但绿色和平散播的它在环境、安全方面的谣言影响并阻断了它的进程。不仅如此是在舆论上,绿和还以实际破坏黄金大米,比如2013年8月,在黄金大米的主要实验产地菲律宾,绿色和平曾鼓动400名抗议者将试验田里的“黄金大米”转基因稻苗破坏掉。而在中国,绿色和平一手推动、引导了关于湖南“黄金大米实验”事件的舆论。

  不仅针对黄金大米项目,绿色和平一直在全球推动反对转基因。另一起广受非议的事件是,2001年至2002年,非洲南部津巴布韦、赞比亚、莫桑比克、马拉维等7个国家发生严重旱灾,超过1500万人的生命受到威胁。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提供了15000吨美国玉米作为紧急援助,其中约有三分之一是转基因玉米。然而,在食用救助玉米一段时间之后,赞比亚开始拒绝继续接受救济粮,其总统利维·姆瓦纳瓦萨表示:“即使我们的人们正在挨饿,也没有理由让我们吃这些有毒的食物。”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当时赞比亚一个月中就有35000人死于饥荒。赞比亚总统为何做出如此非人道的决策?其缘于国际绿色和平组织及国际地球之友散播了一系列危言耸听的谣言,成功地让非洲多国对转基因作物产生了恐惧。

  绿和的行动也引起了多国政府的警惕,并对其极端环保行为进行“封杀”。2011年,澳洲政府取缔绿色和平环保组织登记资格,主要因为绿色和平组织的非法抗议及破坏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在堪培拉的转基因试验基地。2015年,印度莫迪政府针对绿色和平组织发动了一系列管控措施。印度称,绿色和平组织及其他非政府组织组织的活动拖垮了印度的经济增长,使得印度的经济增长速率降低了3个百分点。

  在美国,一些大型正规环保组织如environmental defense或TNC(绿和也正规,但是主要是草根性),在转基因上一般不表态,而绿和在反对转基因上是最有组织最持续性的,所以其行为就尤其显眼。由于绿色和平在西方的影响力实在太大,科学家既需要做针对性的表态,同时也有所顾虑,所以科学家的措辞仍然是很有技巧的,比如希望绿和能够“承认这是个他们搞错了的问题,并致力于他们做得好的那些事情。”

  “在西方社会,科学家对政治的影响确实难以超过绿和这样的民间组织。科学家对专业官僚的影响力当然大得多,但绿和可以影响选票。”贾鹤鹏说。

  预计绿和不会认错,科学家或采取更严厉举措

  和国内媒体的迅速报道不同,目前美国舆论对这一公开信反应并不大,只是大报报道一下。美国媒体普遍对此兴趣不大,它们对此早已过了“敏感期”,甚至对转基因标识公投也不太关注。

  贾鹤鹏认为,预计绿和不会就此认错,因为转基因议题是绿和存在的价值基础,不太可能为科学家或科学结论而改变。

  王晨光也认为绿和不会妥协,毕竟反对转基因直接关系到其募集资金的来源。而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绿和方面仍然重复其过去的那些论调,比如人们需要“自然”的食品之类,而这些论调更多是出于情绪,完全站不站脚;绿和的一些观点也明显不符合事实,比如其声称黄金水稻产量更低,只有两三百斤,实际上水稻的产量主要是原受体品种决定的,跟是否黄金水稻没有关系;绿和辩称黄金大米无助于贫困人群改善维生素A缺乏,认为应该提倡食物多样化,则有些“何不食肉糜”的味道。

  姜韬则表示,科学家群体也不会就此收手。实际上,在2014 年12月在古巴哈瓦那的生物学大会上,理查德·罗伯茨就作了专题报告,以极为严厉的措辞谴责了绿色和平组织对黄金大米这个人道主义项目和转基因的破坏和干扰,称“这是一桩反人类罪,应该得到起诉!”,他的报告和观点得到科学家们的普遍认同,这次签名是行动的继续。

  “对于科学家群体来说,一旦对某个问题有了彻底的了解和认识,就不会随便放弃。此次科学家对于转基因的表态也绝不是说说而已,如果绿和不拿出实际行动认错和改正,可能会面临更严厉的举措,是否如理查德·罗伯茨说的那样发起诉讼,拭目以待。”姜韬说。

  附:绿和在中国是如何推动反转的

  ● 2002年6月,绿色和平组织联合国内机构在北京开了一次“转基因生物与环境学术研讨会”,发布由它在中国的科学顾问撰写的《转Bt基因抗虫棉环境影响研究的综合报告》,声称已证实中国种植的转基因抗虫棉对环境带来了明显的负面影响。这份报告的可靠性遭到了众多中国农业专家的质疑,但也成了中国国内“反转”的序曲。

  ● 2002年12月初一家地方刊物(《上海外滩画报》)刊载一篇题为“6种雀巢食品含有不明基因为何还在亚洲销售?”的报道,该报道素材由绿色和平提供。“不明基因”的提法当然不科学,但它却立即在消费者之中引起了重大反响。此后,国内媒体和网络开始经常出现类似关于转基因食品的报道。

  ● 2004年,绿色和平在北京、上海和广州三地同时发布了国内首份《避免转基因食品指南》,这一指南被广泛传播。这一行为不但形成了公众“转基因食品有害”的印象,而且事实上造成了“转基因食品已经入侵”的恐慌。

  ● 2005年,美国《纽约时报》引用绿色和平的观点,称中国转基因大米非法流入市场。该篇报道本身并不带倾向性,但还是引起多方面的担忧。

  ● 2012年,绿色和平曝光美国塔夫茨大学汤光文等研究人员利用湖南省衡南县的25名小学生进行黄金大米的营养实验,媒体多以“转基因大米拿儿童做实验”进行报道。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表示,黄金大米本身不会对人体健康产生不良影响;12月6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调查通报称,黄金大米试验违反了相关规定、科研伦理和科研诚信。

  ● 2014年4月11日,绿色和平组织人员潜入海南陵水县华中农业大学的水稻实验田,偷偷采集水稻叶片和种子,被基地管理人员发现并收缴。华中农大方面认为,绿和有窃取国家机密材料的嫌疑。但绿和并未因此事受到法律追究。

分享到: 0
热点话题More
科信中心联合公共食谈专访了陈君石院士,谈谈在“该怎么吃”的时代,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百家论坛More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某巧克力检出矿物油,吃了可能导致肝脏损伤。矿物油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何会出现在巧克力中?还能放心地吃吗?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公安网安备11010502024247 京ICP备12025976号-1